看全球丙肝药市场这5年 忆昔日荣光

时间: 2018-02-08 20:31来源: 网络 作者: 人民健康报 点击:
2月7日,吉利德公布了2017年业绩,总收入相比2016年下滑近43亿美元(261.07 vs 303.90亿美元),主要是两款丙肝药Sovaldi和Harvoni销售收入大缩水,只有53.34亿美元,相比2016年减收了77.48亿美元,不过如果。

2月7日,吉利德公布了2017年业绩,总收入相比2016年下滑近43亿美元(261.07 vs 303.90亿美元),主要是两款丙肝药Sovaldi和Harvoni销售收入大缩水,只有53.34亿美元,相比2016年减收了77.48亿美元,不过如果算上新推出的两款全基因型丙肝药物Epclusa和Vosevi,吉利德的丙肝业务收入在2017年达到91.37亿美元,甚至好于2016年给出的75~90亿美元的预期。

至此,几大丙肝药物玩家陆续亮出业绩,2017年的全球丙肝市场格局尘埃落定,整体市场规模定格在大约130亿美元的水平。在2013-2017这5年时间内,全球丙肝市场从32亿美元激烈爆发至237亿美元,之后又因为价格竞争和患者池的减少而急剧萎缩到125亿美元。

全球丙肝药物市场规模(亿美元)

看全球丙肝药市场这5年 忆昔日荣光

注:基于默沙东、罗氏、强生、Vertex、吉利德、艾伯维、BMS等7家公司的丙肝业务数据做出统计

忆过去,不胜唏嘘,全球丙肝市场如烟花留下刹那绚丽;看未来,索然无味,仅有中国市场的丙肝药物价格和业绩数字值得期待……正如吉利德首席执行官John Milligan在今年JP摩根大会上说的,“丙肝领域可做的事情已经不多了”,那今天不妨就追忆一下丙肝市场的昔日荣光,聊胜于无。

2013、索磷布韦开创丙肝纯口服治愈时代

丙肝是丙型肝炎病毒(HCV)感染导致的一种疾病状态,如果感染后不采取进一步治疗,慢性丙肝会引起肝硬化、肝衰竭以及肝癌。HCV共存在6种基因型,丙肝患者以基因1型居多,占大约70%。丙肝病毒是一条单链RNA病毒,基因组包含10个基因,编码膜蛋白E1和E2,核心蛋白、p7以及非结构蛋白NS2、NS3、NS4A、NS4B、NS5A和NS5B。制药企业开发的口服抗病毒药物主要针对非结构蛋白NS3、NS4A、NS5A、NS5B,从作用机制上看主要分为NS3/4A蛋白酶抑制剂、NS5A抑制剂、NS5B聚合酶抑制剂这3大类。

FDA批准的丙肝药物

看全球丙肝药市场这5年 忆昔日荣光

最早上市的口服直接抗病毒药物(DAA)是NS3/4A蛋白酶抑制剂,包括boceprevir、特拉瑞韦、西美瑞韦。虽然NS3/4A蛋白酶抑制剂均需要与利巴韦林和干扰素注射联用,但由于将临床治愈率从40%提高到了80%以上,“干扰素注射+利巴韦林+DAA”还是成为丙肝的临床标准治疗方案而盛极一时。

2013/12/6,Sovaldi(索磷布韦)以“突破性药物”的身份获得FDA批准上市,为基因2,3型丙肝患者提供了一种不需要注射干扰素的纯口服治疗方案,而且治愈率在90%以上。此后,丙肝治疗进入索磷布韦时代,大家也将其奉为丙肝神药。不过对于人数更多的基因1,4型丙肝患者,Sovaldi仍需联用干扰素注射。

2014、吉利德的高光之年

吉利德基于替诺福韦(TDF)成功地开发了一系列抗HIV-1感染药物,成为了大家眼中的抗病毒专家。不过,真正让吉利德声名大噪并晋升成为全球制药巨头的却是丙肝神药Sovaldi(索磷布韦)。

实际上吉利德从2011年花费110亿美元收购Pharmasset起就赢得了世人的关注。2011年正是Vertex和强生联合开发的丙肝新药Incivek(特拉瑞韦)当红之时,上市半年就有9.5亿美元收入,外界对Incivek期望甚高。当时处于研发阶段的索磷布韦虽然被外界看好,但大家普遍还是觉得吉利德的出价非常疯狂。当然,吉利德管理层用索磷布韦上市之后的疯狂表现回击了外界质疑。

天价收购、超高治愈率、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让索磷布韦在上市之前就被医生和患者熟知,即便是吉利德定了1000美元/片(84000美元/疗程)的高昂定价,也无法阻挡临床处方的热情。2014年,索磷布韦上市的第一年,销售收入102.83亿美元,创下新药上市第一年销售收入记录。吉利德不仅一年就接近收回收购成本,还凭此实现全年收入248.9亿美元(+122%),进入全球制药企业TOP10俱乐部。

吉利德总收入及丙肝业务收入(亿美元)

看全球丙肝药市场这5年 忆昔日荣光

2014年可谓是吉利德最风光的一年,虽然已经开始遭遇支付方和政客对高药价的抗议,但是药好是硬道理,再加上Harvoni(索磷布韦/ledipasvir)于2014/10/10上市,为患者数量最多的基因1型丙肝患者提供了纯口服治疗方案,而且治疗周期更短,治愈率更高,吉利德完全无视外界声音。Harvoni获批上市2个多月便贡献21.27亿美元收入,市场爆发力比Sovaldi更加凶猛。

如此形势之下,有“史上上市速度最快新药”之称的Incivek(特拉瑞韦)也在2014年宣布退市。默沙东Victrelis(boceprevir)当年收入从4.28亿美元下降到1.53亿美元。强生Olysio(西美瑞韦)虽然取下23.02亿美元的豪华战绩,却肯定想不到这个成绩是昙花一现……

强生Olysio历年销售额(亿美元)

看全球丙肝药市场这5年 忆昔日荣光

虽然2014年不是吉利德丙肝业务做得最大的时候,但从面对外部药价争议的强势姿态、现金流、股价预期、竞争对手各个方面看,都是吉利德最为荣耀的一年。

2014/12/19,艾伯维的四合一丙肝新药Viekira Park(dasabuvir / ombitasvir / paritaprevir / ritonavir)获得FDA批准,之后不久又获得欧盟批准,因为同样是纯口服方案,治愈率也不相上下,吉利德迎来了竞争对手,医保支付方也终于有了和吉利德讨价还价的筹码……

2015、全球丙肝药市场规模达到巅峰

2015年是吉利德把丙肝药业务做得最大的年份,虽然Sovaldi销售收入腰斩,但是Harvoni势不可挡,以138.64亿美元的成绩捍卫吉利德抗病毒药物专家的荣誉。只可惜Harvoni在2015年的全球药王之战中以2亿美元之差落败于Humira,否则Harvoni在药品销售史话中会更具传奇色彩。

但是2015年却是Gilead暗藏危机的一年。纵然Harvoni全年销售成绩艳丽,但从季度销售收入上看,已经不再增长,毕竟全球的医疗卫生支出承受能力不可能无限放大。反应在二级市场上,吉利德的股价从2015年8月的125美元高点开始一路下滑,进入漫漫跌途,如今维持在80美元上下。

分享到: